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晚餐(欠债还文)

    大理石面的桌子上,素白的餐具里的不明物体散发着让人避退三舍的气味,桌上水晶瓶中插着的那一株原本娇艳欲滴的红玫瑰都弯了枝干,花瓣要掉不掉的悬在半空。

    沈夜皱着眉头,那对分叉眉使得他的脸色看上去格外的严厉。

    “阿夜,对不起,你等急了吧?”谢衣穿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将手中的汤盆放在桌子中间,指了指那呈现出怪异紫色,上面还漂浮着几坨不明物质的汤说,“这是你最喜欢的番茄蛋花汤,烧的没有你做的好吃,将就一下吧。”

    谢衣没有去看沈夜的脸,拿起电饭锅边上的空碗盛了一碗米饭后再放到他面前。

    “谢衣,你别这样,”沈夜忍不住开了口,“你应该忘了我……”

    对面面色苍白的俊秀青年恍若无闻的夹起菜,往沈夜的碗里放:“我烧的芹菜肉丝,你尝尝。”

    沈夜看着白米饭上那焦黑的看不出原本样子的芹菜,叹了一口气。

    谢衣夹起一筷不明物,塞进嘴巴里,顿时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把口中的东西咽下。

    “阿夜,你看,我烧的东西压根都不能吃。没有你,我甚至都没法照顾好自己……”谢衣摘下眼镜,抹了下眼角,看向客厅墙上挂着的黑白照片:“所以你怎么舍得留下我一个人……”话音未落,已是语带梗咽。

    沈夜往前走了一步,伸出手去摸了下青年的头顶:“你会忘了我的,一天不行,那就一个月,一个月不行,就一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总会淡忘的。谁离了谁,会活不下去呢?”

    手指穿过青年的身体,空落落的,什么都碰不到。沈夜看了下自己的手指,回忆了一下自己还活着时碰触对方头发的感觉,不由得笑了一下,转身离去。

    他恍恍惚惚的向着窗外飘去,隐隐中又觉得自己知道目的地在哪里。头七之日又恰逢中元,竟是让他这残魂能够回来见一见挂心之人,也是全了自己的心愿,了无遗憾了。

    END

    

    嗯,这是赌债!

    “假装你还在”梗~

    因为债主要求“500字以内的恶搞/he/肉超短篇,一方或者双方死亡”,SO……

    

    “你怎么……”沈夜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面前站着的俊秀青年,张口结舌,几乎说不出话来。

    “阿夜。”谢衣将恋人拥入怀中,感受那久违的触感——有些虚,没有活着时候的热度,却让他的心一下子安定下来。

    “你怎么来的?”沈夜却不想让他逃避自己的追问,明明几个小时前,对方还好好的在家里吃饭,为什么转眼间就和自己一样成了孤魂野鬼?

    “大概是因为太想你了吧?”谢衣避重就轻,怎么都开不了口告诉沈夜自己是吃了自己烧的东西后急性中毒而死的……

    不过结局很好,不是吗?他不由得又收紧了自己的怀抱,抱住了自己这连死亡都无法分开彼此的恋人。

    


评论(23)
热度(62)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