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孵蛋奇缘(哨兵向导文)十二

12


被好友看到自己挺着肚子的样子怎么办?

沈夜表示心累,尤其是那两个还是专程过来看自己热闹的。

消息自然是瞳告诉沧溟和华月的,本着好友有难,自当围观的心态,三人果断达成了共识。而作为被围观的沈夜,无奈之后只能按着自己额头的青筋坐在沙发上任由两人时不时瞥自己一眼然后交头接耳的偷笑。

沈夜早起洗漱的时候看到过自己的模样——为了舒适特意找的宽大T恤将他肚子上的蛋遮了个严实,若只看那一块的形状确实像是怀胎八月的孕妇。只是被看到是一回事,被一直取笑,就是另外一回事。

就在沈夜的忍耐力快要到极限的时候沈曦醒了,蹬蹬蹬的跑下了楼。

沈曦从小就把沧溟和华月当自个儿亲姐姐看,见两人来乐上了天,一时也没注意到自己哥哥的异状。而等到“小曦想不想我”“沧溟/华月姐姐想不想小曦”的叙旧完,再注意到沈夜的肚子时,已经是沈夜把所有人的面都煮好由初七端上桌以后了。

沈夜家的规矩是食不言寝不语,尽管沈曦睁大着眼睛一边吃面一边不住打量着哥哥那顶着桌子的肚子,满脸的惊叹号,也还是乖乖地先吃完了早餐洗了手擦了嘴。

这次终于懂得先发制人的某人没等妹妹问出口,先把T恤往上一撩,给她看了里面缠着的蛋再告诉她这是为了帮初七把精神体给孵出来。

沈曦点了点头,伸手轻轻地在蛋的表面摸了两下,凑过去小声说:“你要好好的孵出来哦!哥哥、初七哥哥,还有小曦都等着你出来……”

沈夜非常感动,果然妹妹是自家的好,多贴心!

“长……”初七将桌子都收拾干净走出来看见的就是沈夜撩着衣服的这一幕。

宽大的T恤里面没有穿衣服,他这一撩,不只是将腹部那边缠着的蛋露了出来,从初七这个角度还能清晰的看到更上面一点……初七心中猛地一跳,顿时觉得脸上燥得慌,连那声“长官”后面的一个字的音节都吐不出来了。

“阿夜,你不介绍一下你家里这位小帅哥吗?”沧溟将胳膊撑在沙发扶手上,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番初七,而后挑了挑眉问沈夜。别以为她看不出他和那个哨兵之间的气氛有点不同寻常,没见过有哪家上司负责煮饭下属包办收拾碗筷这么如同寻常家庭小夫妻的举动,还都习以为常不觉有异的。

沧溟敢以自己的名义担保,他们两个之间绝对有戏!

反正刚刚好,一个是哨兵,一个是向导。而且听瞳说,阿夜对初七的那个精神体很是在意,一开始也是他的精神体主动去初七的精神世界想要孵化那颗还在壳中的蛋……

要知道哨兵和向导之间的联结本来就是精神体先契合开始,一旦精神体之间相互看上眼,它们的主人自然而然会受到对方的影响,越走越近,最后成为伴侣。古往今来,几乎没有例外。

“这是初七。”沈夜回以一个“别说你不知道”的眼神。

“初七?这个名字真有特色。”

“本名是谢衣,初七是代号。”沈夜解释了一句。

“谢衣?”沧溟点了点自己的嘴唇,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嗯?”

“没什么,我跟华月就是来看看你,现在也差不多是时候该走了。”沧溟又看了一眼沈夜的肚子,“等孩……不,蛋孵出来后记得说一声。”

终于看够好(re)友(nao)的两人欣然退场,在沈夜明了于心的眼神中驱车离去,顺便送沈曦去上学,徒留“大着肚子”的某人在百无聊赖中寻找消遣。

为了避免挤压到已经破碎的蛋壳,沈夜也不敢做日常的锻炼,思来想去也找不到可供娱乐的东西,沈夜只能招来初七下了两盘棋。只是没想到初七的棋艺实在是……跟他的身手成反比,两人下棋就是成人殴打小学生的程度差异,沈夜在让了一子、二子……十来子后,实在是玩不下去。

最后,看外面温度适宜,沈夜索性找了本书,搬了个躺椅到阳台上晒太阳。屋外的微风吹在身上带来了倦意,沈夜本来就没睡好,这会儿便有了睡意,没多时就睡着了。

初七见他睡着,轻手轻脚的去房间取了个毯子给他盖上。

沈夜的这一觉睡得很沉,甚至做了一个梦。这对于能够严格控制自己思维的向导来说,是少有的事情,只是比较起来,梦中的内容更是让他惊悚……



评论(2)
热度(32)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