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孵蛋奇缘(哨兵向导文)九


9

“其实呢,精神体这东西是个很奇妙的存在,普通人看不见,可我们不仅能看到,还能碰到。所以呢,我思考了很久它们能不能受到外力——不是说我们这些向导和哨兵,而是其它作用力的影响,”瞳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解释,“阿夜,你要理解我是本着一颗追求科学的心做这件事的……”这些话他说得严肃而认真,当然,要是头上不顶着被沈夜敲下鼓起来的包的话,会很有说服力。

沈夜瞥了瞳一眼,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怀里的那颗蛋。不管瞳说的话是真还是假,沈夜都不想理会,如果微波炉对精神体不起作用也就罢了,真有个什么万一……难道他要抱着熟了的蛋跟初七说,既然已经孵不出精神体了,我们不要浪费就把蛋吃了吧?

“瞳,想做实验的话,你那条白蟒个头够大,切个几段清蒸红烧都不成问题,别再打这颗蛋的主意。”沈夜仔细检查完毕,确认它是真的没有损坏,才放下心交给一直候在一旁的孔雀。

孔雀将它捂回肚子底下,“咕”了一下,带着蛋融回了初七的精神世界。

“啧。”瞳惋惜的啧了一口,这才将注意力放回正事:“你那份训练表我会再帮你看一下,明天修改好了给你。”

“行,那我明天再过来。”沈夜知道这是对自己下了逐客令,便带上一直都没什么表示的初七往训练中心去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哨兵营的哨兵都相当听话,对沈夜这个教官也很是敬重。尽管为了自己接下来要实施的训练计划,他偶尔会故意泄露一点点向导的信息素出去,他们也都能极力忍耐住。

沈夜乐见这个效果,也深信自己的训练方式会让他们的整体素质都得到提升——能够忍耐住未结合向导信息素的诱惑,还有什么做不到!

沈夜筹划的倒是好,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当晚就出了点事,让他不得不暂时把训练权交了出去。


事情发生时,沈夜正在洗澡,然后猛地就感应到自家精神体极其慌乱的思维,像是受了什么惊吓。

精神体跟本尊息息相关,饶是镇定如沈夜也是不敢忽视孔雀那边的迹象,想要连接对方安抚,却发现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自己从初七的精神世界中出来,在他的房间内乱转,也不接受自己这边传去的信息。

难道是那颗蛋出事了?

这个念头瞬间划过沈夜的脑海,也顾不上擦干身体,将浴袍往身上一套就冲去了隔壁的客房。

当初初七刚搬进来住的时候,考虑到自己的精神体蹲守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不能分隔太远,沈夜便把人直接安排在自己房间的隔壁。这样一来,想要找人也方便。

沈夜出了自己房门,往左拐,再朝走前几步路推开门就进了初七的卧室。里面一片狼藉,沈夜看到自己的那只孔雀正挥动着自己的翅膀,倒竖着毛拍打着身边的东西。

“怎么……回事?”沈夜看着满地飞舞的毛,还有正尝试着想要安抚孔雀,脸上东一道西一道遍布爪痕的初七。

“长官……”初七收回手解释,“您的精神体有点不太对……”

这句话不用初七说,沈夜也看到了,他走上前将正在“嗷嗷喵嗷”乱叫的孔雀强压下去。

或许是主人的到来安抚了它,也或许是沈夜施加在它身上的精神力起了效用,已经陷入狂乱状态的精神体慢慢平静下来。等到沈夜走到它面前,原本颜色艳丽的孔雀低下头,用自己的脖子蹭着沈夜的肩,喉咙里更是“咕咕”的小声叫着。

“蛋碎了?”重新与精神体连接上思维,沈夜脸上的表情很是奇怪。

听到沈夜的话,初七倒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那一人一鸟的表情实在是太过怪异,让他忍不住开口安慰:“长官,没关系,我习惯没有精神体了。”

“不,先别急着放弃!”沈夜将那有一处凹陷的蛋抱了起来,仔细观察了一番,“蛋膜没碎,里面的胚胎应该没收到损坏,还可以孵出来。”

“打电话给瞳,让他过来帮我检查一下,”沈夜对着初七示意,“如果真的……我会补偿你的。”

沈夜吞咽下没说出口的话,看了垂头丧气的趴在自己脚边的孔雀一眼,觉得自己太阳穴那儿又开始痛了——继差点被好友煮熟之后,居然是被自己的精神体一屁股坐碎了壳,这颗蛋可真是多灾多难啊!


评论(6)
热度(36)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