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重生之爱上傲娇羽皇(又名娇宠邪皇)5

#私设有

#皇叔你很快就要尝到对世界恶意不够了解的苦了叽嘻嘻嘻嘻


  8

  风天逸觉得星辰阁很有趣,无论是这边学习的东西,还是入学第一天就遇到的对手——人族皇子白庭君,全都非常有意思。

  拜人羽两族的约定所致,在星辰阁中,人族和羽族都不能在明面上有争斗,所以一切的对抗都转入暗处。相比于身处内忧外患的风天逸,虽然不受母皇重视,但无需担心继承问题的白庭君对于某些事情,少了那么两分敏感。因此,风天逸针对白庭君设的几个局,竟是无一失手。

  只不过,星辰阁的人却也不是吃素的,知道这些事里面有风天逸在动手脚,便连着他一并罚了,人羽两族因着两个领头人的争锋相对而越发对对方记恨,相互甩起了眼刀子。

  相对于课堂里面的暗潮汹涌,此时风天逸跟白庭君却是恨不得在地上挖个坑,钻进去——原因无它,不知道星辰阁主印池是受了谁的怂恿,竟罚了他们两个去大太阳下顶水桶面壁。

  “我堂堂羽族羽皇陛下,竟然被罚顶水桶……”风天逸喃喃自语,简直不敢相信星辰阁竟然如此对待自己,完全不把羽族的脸面放在心上。

  “呵。”白庭君对着风天逸冷笑了一声,作为几次被陷害的受害者,他没有扑上去狠揍对方,彻底破坏人羽两族的协定已经算不错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阳太大,而被罚站的刑罚又太丢人,风天逸总觉得自己心中越发的烦躁起来。他额头上渗出汗珠,沿着脸颊滑到微尖的下巴,再滴落到地上,染出一点点深色的水渍。

  随着时间的过去,风天逸的身体摇了摇,竟有些晕眩。

  这种情况很不对劲,简直就像是他分化为坤泽时感受到的感觉,但明明之前两个月都安然无恙的度过了,上次服下的药丸也刚过半月而已……总不会是药效失灵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风天逸晃了晃神,决定把自己的脸面抛在一边,先和阁主讨饶,终止这个罚站,避开众人再说。不过没等他开口,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白庭君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顶在头顶的水盆泼了一地,还溅湿了风天逸的半个裤腿。

  “怎么回事!”印池匆匆出来,蹲下身检查了一下蜷缩在地上一脸痛苦的白庭君后却是松了一口气:“白庭君要分化了,看样子,是乾元……”

  人族方面顿时又惊又喜,几个白庭君的心腹忙开始准备,要将他带去安全的地方进行分化。风天逸趁着众人无暇顾及自己的时候,在向从灵等人的掩护下,悄然的离开了现场。

  9

  “王爷,星辰阁来信……”裴珏拿着一封密报进来找风刃。

  “……”风刃眼睛没抬,自顾自处理公文,“天逸是不是又在星辰阁闹事了?”

  自从风天逸前往星辰阁之后,风刃便派了几个人暗中保护,顺带传递消息。只不过这两个月里,传过来的尽是他带着羽族跟人族互掐受罚的消息。

  对于这种情况,其实风刃是乐见其成的。

  一则,可以在其中锻炼风天逸的凝聚力,培养他自己的心腹;二则,便是通过这些明争暗斗,学会计谋。

  风刃现在不打算动雪家,雪凛是一枚好棋子,也是自己将来磨砺风天逸的试剑石。想到另一个世界时的过往,风天逸正是在扳倒雪家后真正羽翼丰满起来,所以这次也一样。雪家,他会留给风天逸,而白雪还有天空城,却是刻不容缓需要解决的第一件大事。

  “上面说,白庭君在星辰阁突然开始分化,陛下似乎受了什么影响……”裴珏将密报里的内容翻看之后,把主要的事项汇报了一下。

  “受影响?不是还没到药丸效果失效的时间吗?”风刃搁下了笔,皱着眉头望向裴珏:“有说具体是什么情况吗?”

  “这……信上没说。”裴珏摇了摇头,“只说陛下已经将自己关在房里一天,谁都不见了。”

  “将薛襟叫来!”风刃心中也有些焦躁,自从知道这个世界的什么分化之后,他对风天逸总有种放心不下的感觉,以前还只是需要担心不让人发现他身上没有翼孔,现在还要加上不被人发现他是坤泽……风刃觉得自己有点心累。

  

  薛襟到来时,手里抓着刚刚炼制好的药丸,表情十分茫然,还以为风刃是知道自己刚练好药,才将自己找来的。等听明白是什么原因找自己来之后,便央着风刃将自己房内的几册书给拿了过来,仔细查找起来。不多时,薛襟停止了翻查的动作,脸色苍白,战战兢兢的朝着风刃看了过去。

  “怎么?”风刃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有问题,当下便沉了脸。

  “王爷,书上记载,乾元分化时气息最为具有侵略性,因此羽皇陛下体内压制住的坤泽气息受其影响,会出现波动现象。”薛襟不敢隐瞒,将自己查到的消息告知了风刃。

  “如何解决?”风刃单刀直入,“之前所服的药物可能压制?”

  “只,只能让提供气息的乾元对坤泽进行临时标记,方可覆盖住。”薛襟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低着头不敢去看风刃。

  标记……

  风刃回想了一下自己在书上看到的记载,临时标记似乎只是咬一口就行了,怎么薛襟这么一副天塌下来自己要砍他的表情?

  “来人,即刻启程前往星辰阁!”想了一下无解,风刃决定还是先给侄子解除危机再说,拿起薛襟新做好的那一瓶药丸,起身便走。

  

  


评论(34)
热度(114)
  1. TC9527箱子 转载了此文字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