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重生之爱上傲娇羽皇(又名娇宠邪皇)4


6

  风刃虽不像风天逸那般反映强烈,但也是心中有微妙的感觉,似乎自己的身体跟对方有了某种关联。见事情完满的结束,风刃再下了一道封口令,就嘱咐了裴钰将有关乾元和坤泽的相关书籍和记录都送到自己房中,决定好好的了解一下这到底是什么玩意,自己又是处在什么世界之中。

  裴珏一向对风刃的话奉若圣旨,很快就搜罗了一大堆书籍记录过来,全都搬到了风刃房中。风刃将众人挥退后,便开始细细翻阅起来……

  不多时,守在门外的侍卫便听见里面传来了什么东西翻倒的声音。

  “简直荒谬!”风刃一把推倒放置在桌上的那几摞书籍,脸色极其的难看,“竟然说什么乾元为阳,坤泽为阴,阴阳交合即可诞下子嗣!”

  而且,书上还有记载,坤泽从分化之后每年便有固定的雨露期,一旦被乾元标记,神志身体便会轻易受到对方的影响和控制。

  风刃这才明白了为何之前风天逸那一脸绝望的表情。

  羽族史书上有记载过皇位继承人成年分化为坤泽,结果被废除皇储资格,另择他人的记录,便是因为坤泽的这个特性。

  想到这里,风刃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在不知道这所谓的乾元坤泽分化之前,便让薛襟先抑制住了风天逸身上的坤泽反应,事情还能有转机……

  风刃将裴钰拿来的书籍全部翻看完毕,算是对这个世界有了个初步的了解,人族和羽族的争斗史大体上也没有改变,这让他也无需担心事情的发展不会按照自己原本世界的来。

  至于那乾元和坤泽的解说,让风刃知道自己之前对着风天逸所起的欲望,不过是坤泽对乾元的自然吸引。想来现在风天逸压制住坤泽气息之后,便不会再有之前的尴尬情形。

  等到风天逸入学,事情便会如同之前那个世界一般开始运转,星流花神的转世也会再次出现。风刃在纸上先写下另外那个世界中事情发展的顺序,还有需要安排、处理的事项,再三核对,确保自己没有遗漏之后,又在烛火上点燃了纸张,看着它一点一点的燃烧殚尽,再没留下一点痕迹。

  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每一样都不容许出一点点差错。

  7

  眼看着入学星辰阁的日子将近,风天逸心中不由得忐忑起来。自那次薛襟替他和风刃换血之后,原本分化为坤泽后第一个月必有的雨露期便没有来。这让风天逸知道薛襟的办法确实起了效果,只是想起对方接下来说的那句“每月服用药丸”,却是不由得耿耿于怀起来。

  皇家亲情如儿戏,他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皇叔对自己如亲子,每每在自己犯错时护着自己的情形,却一转眼就在父皇过世后夺了大权,打着摄政王的旗号剥夺了自己的一干权利,让他眼睁睁的看着雪家拥兵自重,目无法纪,越发猖狂。

  和风刃比起来,他过于年轻,就连各派大臣侍卫也都是表面对自己恭敬,实则听从风刃的调遣。现在自己分化为坤泽,本就落了把柄在风刃手上,薛襟又对风刃言听计从,如果他以每月的药丸来要挟自己的话……恐怕自己从此就只能成为风刃掌中的傀儡,再无翻身的余地了。

  因此,风天逸做好了准备,来面对风刃可能的刁难,却不曾想到,却是裴珏带着薛襟来送的药,而且那小瓷瓶中装的不是一颗,足足有三颗。

  “皇叔怎么没来?”风天逸倒出一颗药丸嗅了嗅,气味清冽,隐约中似乎有一点芳草清香……像极了风刃的乾元气息。

  “王爷在处理政务,脱不了身,特派属下前来送药。”裴珏恭敬的解释了一番后,薛襟跟着上前。

  “陛下,坤泽的雨露期受潮汐影响,这药丸需在每月月圆前服下,”薛襟替风天逸说明药丸的使用方法。

  “哦~”风天逸转了转药丸:“本皇马上就要去星辰阁了,数月不得回难于都,薛襟你怎么不再多做几颗给我备着?”

  “这,这……”薛襟看了裴珏一眼,惊慌道:“陛下,这药丸中有一味药,极难配置,故无法再做更多,还望陛下见谅。”

  风天逸看出事情另有隐情,但也没有深究,看了他一眼就吞下了掌中的那颗药丸。药一入口,他就知道薛襟没有骗他,原本有些浮躁的情绪不一会儿就平息了下来。

  趁着风天逸静心调息,裴珏领着薛襟告退而走,两人一路回了风刃的寝殿。只是风刃却并非如裴珏所说在处理政务,而是躺在榻上养神。

  “天逸那边情况如何?”风刃也没睁眼,淡淡的问了一句。

  “陛下已经服下一颗药丸。”裴珏回禀。

  “嗯。”风刃伸出手,任由薛襟为自己把脉。

  “王爷,这次为了为陛下研制这三颗药丸,您放了不少血,现在血气有损……”薛襟脸上有忧色,“还请王爷好好调养身体。”

  “无妨。”风刃睁眼坐起,忍住了那一阵晕眩。风天逸马上就要去星辰阁了,而他的计划,也刚好可以开始实施……

  


评论(13)
热度(105)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