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重生之爱上傲娇羽皇(暂定)2

  #基友提供了几个名字挑选:

豪门第一宠:皇叔,重生请放过

腹黑皇叔吃定你

娇宠邪皇

所以要不要改个名字呢?

顺说我觉得娇宠邪皇挺好的【喂


2

  风刃深知自己这个心腹手下的习性,脸上不动声色,只是朝他瞥了一眼,不曾说什么对方就已经自动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给抖了个一干二净。

  “陛下亦无大碍,只是转化刚结束,体力不支……”裴珏顿了顿,似是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风刃伸手接过裴珏递过来的药碗,将里面苦涩的药汁一饮而下。

  “王爷,陛下转化为坤泽一事,属下虽已按照王爷的吩咐将知情人士全部看管起来,但其中有一人是雪家的人……”裴珏请罪道,“属下无法断定他是否已将消息传出宫去了。”

  风刃尝不出药汁里面加了什么,只是那一碗汤药下去,身上原本如火灼烧的热度便一点点的降了下去。听到那个久违的名字后,不由得缓缓念了一声:“雪家……”

  在风刃的记忆中,雪家早已随着雪凛的死而分崩离析,再不足为惧,只是现在却并非是自己独掌大权的时候,雪家的势力也还不容小觑。更何况,他还想留着雪家这匹虎视眈眈的恶狼好好熬一熬自己养的雏鹰……现在的当务之急,便是不能让对方搅了自己的局。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是!”裴珏眼神中闪过一丝了然,领命下去。

 ??风刃素来不喜欢别人伺候,再加上似乎那什么转化的事情颇为隐秘,自他醒来就没发现有伺候的宫人。因此裴珏一走,偌大的房间中便只剩下了风刃一人,终于能够好好思考一下方才知道的那些事了。

  根据裴珏所说,自己乃是因为风天逸转化成所谓的“坤泽”时,被影响才导致的身体不适。在看自己对这个消息的严密封锁,想来这“坤泽”并不是什么好事……

  想到这里,风刃有种前去看望风天逸的冲动,几乎就要翻身下床出去。

  只是没等他下床,脑中便回想起侄儿满头白发憔悴的模样,顿时又忐忑起来。

  风刃在心中告诫了自己一番,现在不是自己和他两人摒弃前嫌之后,风天逸一直以为自己想要篡夺皇位,如果表现得太急切,反而会让他起疑心。而且,目前内有雪家虎视眈眈,外有人族意欲侵犯羽族境地,还不是坦诚公布的时候。

  这么想着,风刃坐回床上,细细思索起以后要安排的事来。

  重生一世,有些事情便可以提前解决掉,占尽先机。无论是白雪的狼子野心,还是羽还真识人不清辨事不明造成的危害,他都可以慢慢部署,将危险都掐灭在襁褓里……

  “王爷!”有人急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却是离开不久的裴珏,“陛下醒来后无法接受自己转化成了坤泽,在屋内闹起来了……这样下去,消息恐怕会封锁不住!”

  “胡闹!”风刃起身,穿上鞋子后便沉着脸大步往风天逸的寝殿走去。


  3

    风天逸的寝殿大门紧闭着,远远地守了一些人。

    风刃一眼望去,都能叫得出名字,全是忠心于自己的士兵,这样一来也是最大程度上确保了消息不被走漏。

    风刃上前,在门上敲了几下,里面寂静无声,他皱了皱眉,嘱咐了一声:“在外守着,谁都不准靠近。”而后推门而入。

    风天逸的寝殿为历代羽皇专用,风刃继位之后自然也就搬进去了,里面的东西虽然有重新布置,但房屋的格局却是不变的。现在地上碎了一地的瓷器瓶罐,可以看出是被房间的主人盛怒之下砸碎的,屏风、桌椅更是移了位。

    风刃耳尖的听到角落里传来细碎的抽泣声,顿了顿后便朝着柱子后面的帷幔走去。

    事急从权,现在这个情况,风刃也不打算再对风天逸使用高压策略,而且……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久违的人了,他的心中不由得心跳如鼓起来。

    风刃转了个弯,就看见风天逸缩在角落里抱着膝,低着头,身体一抽一抽的在哭。

    风刃看到风天逸还保留着的这个幼时便有的躲角落哭的习惯原本提着的心突然就放松下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脏还是跳动得厉害。

    “天逸……”风刃朝着风天逸的方向刚走了一步,就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隐约从对方那边传来。

    风天逸的抽泣在风刃的这一声叫唤下停止了,只是却没有抬头:“你来干什么?看我的笑话吗?”

    “天逸,我……”风刃欲言又止,并不知道“坤泽”到底是什么东西,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他一时也说不出话来安慰对方。

    “现在你满意了,我是坤泽,当不了羽皇……”风天逸抬起头来,不是风刃记忆中那苍白憔悴的面容,年轻秀丽的脸上即便带着怨恨也依旧是那么的鲜活稚嫩又充满了生机:“你可以光明正大的继位,不用再委屈自己只是当个摄政王。”

    “谁说不能,”风刃想要碰触一下风天逸的脸,手伸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攥成拳头收回,“消息我已经封锁了,没有人会说出去。”

  “就算他们不会说出去,我身上的气味可骗不了人。”风天逸眼中的光彩一闪而逝。

  气味……

  风天逸这么一说,风刃便想到了自自己进来后便一直若有若无的香味,这股奇特的味道让他隐约觉得身体里面又开始发烫起来,勾得心中莫明的有些烦躁。

  “我会让薛襟想办法。”风刃稳了稳自己的气息,说道。

  “皇叔,你为什么要帮我?”风天逸警觉的看着风刃,眼中满是疑虑。

  “我的好侄儿,难道你忘记自己马上就要去星辰阁拜师学艺了吗?”风刃思索了一下现在的时间,便找到了一个理由:“为了羽族和人族的协定,我自然不会让你出事。”

  “原来如此……”风天逸撑着柱子想要站起来,“那我可不能辜负皇叔的美意……”

  许是蹲得久了,风天逸刚站起来一半,就腿一软往边上栽去。

  风刃眼明手快,抢上前一步就扶住了风天逸,手掌和对方的肌肤接触的部位像是“噌”的一下冒起不可见的火焰一般,直烧进心底……

  风刃倒抽了一口气,放开风天逸便往后退了好几步,丢下一句“我去找薛襟过来”,便匆匆离开了。他铁青着脸出来,快步往自己的寝宫走去,心中满是惊涛骇浪——身体某个部位传来的感觉真真切切的告诉着他,他对自己的亲侄子产生了欲望。


评论(19)
热度(121)
  1. TC9527箱子 转载了此文字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