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这坑爹的游戏!(还债篇3)

 


    同为男人,而且在那个奇怪的梦境中早就和对方不知道滚了多少次的床单,沈夜自然不可能会像某些小白言情文那样不知道抵着自己的是什么东西。只是,这个发现让他为自己的安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顿时觉得囧囧有神,心道自己果然是在另外一个逼真的梦境之中吧?不然怎么解释遇到“疑似”密林食人族,有危险的不是生命而是菊花……

    在有了这个认知之后,沈夜的放松已经不再是自我强迫了,而是彻底的放松下来。从他过去几个梦境的经验来看,无论自己扮演的是什么身份,在里面待多少天,只要跟初七啪啪啪完毕,自己就可以醒过来。虽然这次的梦境过于诡异了一点,也没有什么剧情指示,自己没法走剧情,但从目前的情况来说,这次或许会成为自己苏醒过来最快的一次。

    初七继续在沈夜身上到处嗅,手指的力道渐渐放松,让沈夜得以将自己的左手挣脱出来。手腕上传来隐隐的辣痛,沈夜不看也知道肯定是伤到了。想到对方现在是个野人,动作没个轻重,也肯定不会知道什么叫前戏和扩张,沈夜就觉得自己要主动一点,不然到时候上个床还要断两根骨头或者血流满地就太惨了点。

    沈夜的行动力一向很足,做了决定后就立马行动起来。为了避免被对方当成威胁,沈夜刻意避开脖子、胸膛等致命部位,选择了对方的手臂。

    手指沿着线条流畅的手臂肌肉划过,引得对方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却没有阻止的举动。沈夜试探的将手指移向对方的脸庞那没有被面具覆盖着的部位,浅褐色的肌肤极为滑腻,比起一般男子浓密些许的睫毛随着沈夜的动作不住轻颤,不自觉抿紧的嘴唇更是勾得沈夜有些心痒。

    他将头凑过去,在初七的唇瓣上啄了啄,惹得对方将嘴唇抿得更紧。这个反应让沈夜忍不住想起了前一个梦境中的下属,对方一开始也是这种踟蹰不前的反应,整天在自己面前露出一副想要接近却又不敢的表情。上一次的梦境是沈夜迄今为止待得最长时间的一个,而且自己面前这人的反应又和上一次的重叠,让他忍不住怀念不已。

    “初七……”沈夜呢喃了一句,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野人的嘴唇,趁着他惊吓之下松开牙关的当口将舌头灵活的探了进去。和自己原本想象的不同,对方口中没有长期肉食又不洗漱的腥臭味,反而有种果肉的涩味,不香,但也绝不难闻。

    沈夜勾动着初七的舌尖,从一开始的生涩回应到主动交缠,初七学得很快,原本钳制着沈夜的双手一只改托着他的后颈,另一只则是揽住了他的腰际。沈夜不打算让初七掌握主动权,自然就不会这般轻易的屈服,只是对方气息绵长,学会举一反三之后竟是让沈夜气喘吁吁,手脚发软。

    沈夜心中暗叫不妙,决定从其他地方扳回一城,他调整着姿势,让自己的右腿得以滑入野人的双腿间。隔着西装裤面料,沈夜能够感觉到对方双腿间的物事从半软状态迅速转变,直到硬邦邦的顶在自己大腿内侧,将单薄的布料都给濡湿了一片。

    等等……

    沈夜发现了不对劲之处——如果初七现在才硬起来,那之前顶着自己的是什么?

    他艰难的从初七的手掌中挣脱出来,视线往他腰侧瞥去,一把粗糙打磨的骨刃正大喇喇的挂在他腰间靠中央的部位,显然之前顶着自己的就是这玩意了。

    沈夜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原来不是剧情太猴急,而是自己弄巧成拙,硬生生把丛林冒险扭成了角色扮演小黄V……

    不等沈夜反应过来,野人皱着眉头盯着他张口说了一串话:“¥……%¥……#¥@!!”

    音调有着高度起伏不同的变化,即便是听不懂,也能够知道他是在述说自己部族的语言。

    没有等到沈夜的回应,对方的眉头越发的皱起,最后竟是啧了一声,将他往自己肩膀上一甩,扛了就走。

    沈夜下意识的想要挣扎,然而下一瞬间他就看到这个有着矫健身姿的“初七”用单手将那头不知名的野兽往自己胳膊下一夹,就这么看似轻易的带着自己和猎物往密林深处走去。

    沈夜估算了一下自己和野兽的重量,识趣的停止了挣扎,面前这人显然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畴,自己还是顺着他的意思做比较好。

    被扛在肩膀上的滋味很不好受,尤其是刚好被顶着胃部的情况下。沈夜忍耐着胃部的不适,随着对方的步伐一颠一颠的往前进。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初七停下了脚步,并且将自己拖着的野兽给扔到了地上,显然对方的目的地终于到了。

    没等沈夜松下一口气,他就紧步了那头野兽的后尘,一阵天翻地覆之后,跟着被从肩膀上抛下,唯一的差别是他是被扔在一个石台上的。

    

    

_(:з」∠)_

肠胃炎后世感冒发烧,差点以为要挂……

评论(12)
热度(61)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