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这坑爹的游戏!(还债篇2)

2    

    那是一个身材强健的男子,仅着一条兽皮短裙,肩膀和一侧脸庞覆着野兽的头骨,身上的肌肉仿佛出自最严苛的雕刻大师之手,随着他的走动而起伏不断。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浅褐色,上面勾勒着叶蔓状的纹身,显得狂野而又有种奇妙的韵味,像极了沈夜在科学探索频道里面看到过的部落野人战士。

    随着对方的靠近,沈夜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这人身上的气息极其强烈,仿若是一头游走于丛林之中的肉食野兽,充满了侵略感。

    沈夜脑中闪过的念头有很多,从自己能不能找他问路,到对方会不会说中文,到这次的故事会不会是飞机失事流落密林的少女巧遇人猿泰山顿生情愫而后被前来寻找的她下落的未婚夫棒打鸳鸯等。

    沈夜很自觉的把自己代入了那个“未婚夫”的身份,但现在的剧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全副武装前来寻找未婚妻的架势。排除了一系列的可能后,沈夜脑中最后定格的一个词是“深山食人族”。想到这里,他看了看旁边被钉在树上的那只猫科动物,在心中轻舒了一口气,在有充足食物的情况下,对方就算要把自己当做储备粮,应该也不会这么快开吃吧?

    沈夜那疯狂奔驰的脑洞终结于他看到对方脸的时候——野人右侧脸颊上那因为浅褐色皮肤而显得不甚显眼的红色印记让他不由得叫出声:“初七?”

    尽管皮肤颜色不同,来人还遮住了半张脸,但那眉眼间都是自己熟悉的轮廓。沈夜惊吓之后,连前一个梦境中最后那尴尬的结局都完全丢开了,上前一步就想去拉初七的手。

    “@#@……#@¥@#¥@……”对方警觉的往后退开,张口就吐出一串话语,只是那种怪异的发音,并不在沈夜所知晓的几种语种之中。

    沈夜皱着眉头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应答,只能看着自己面前等不到回复的“野人初七”渐渐变了神色。他微微弯曲了下自己的身体,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姿势,说不出来它微妙在哪里,但却可以感受到那一瞬间对方身体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让沈夜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大型野兽捕猎前的准备姿势。

    而显然,他的猎物正是自己……

    自己现在到底是不是在那个奇怪的“梦”中,沈夜已经分不清了。没有提示消息,无法和对方沟通,更是面临着对方的敌意……

    沈夜不敢移开自己的视线,甚至连逃跑的念头都是一闪而过后直接被否决,双方实力悬殊,他可不想没等自己跑出两步,就被对方摁倒在地扭断脖子。

    时间流逝得很慢,那种凝结的气氛让人心跳如雷,汗水从额头渗出,划过眼尾顺着脸颊往下淌。就在沈夜疑惑为何对方不采取下一步动作的时候,他动了。

    沈夜几乎是反射性的跟着动作,脚底在地面上一蹬就往反方向跑。

    沈夜知道自己只是徒劳挣扎,只是人类在困境之中总会抱着那么一线希望,他用了自己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奔逃,在杂草丛生高低不平的丛林里面穿梭着。

    力气在急速的奔跑中消散,剪裁精良的定制西裤和衬衫并不适合丛林逃生,皮鞋更是磨得沈夜脚痛不已。他猛地刹住脚,靠在一颗三人合抱粗细的树干上大口大口喘气。

    沈夜在心中暗暗唾弃了一下自己的不淡定,逃跑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现在理智回来了,自然能够好好思考对方的用意了。危险感并没有随着远离遭遇地点而消失,那种被注视着的感觉始终缭绕不去,显然对方并没有放自己离开的打算,更像是在玩猫捉老鼠,一捉一放的逗趣。

    许是沈夜这不同常理的举措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就在他甚至打算坐下来休息一下的时候,那个野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面前。

    沈夜被吓了一跳,只是身体被压靠着树干,双手更是被对方捉住,按在头顶,连挣扎的空间都没有。野人没有急着杀死他,反而面露疑惑的盯着沈夜打量,将头凑过来嗅着他的脖子、耳根。

    对方身上的气味出乎意料的并不是很难闻,只是有种青草和树叶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带有强烈侵略气息的热气喷在皮肤上,让沈夜感觉到了阵阵酥麻。

    “初七?”沈夜不死心的继续叫着,期望着下一秒自己面前就会跳出那个已经坑他无数遍的透明提示框。比起被食人族串起来当烤全羊,沈夜宁可自己继续去各种狗血剧里面搅基,哪怕一直被压自己也认了。

    或许是哪方的神灵听到了沈夜的心声,野人除了不断的嗅着他气息和打量他外没有其他带有敌意的举动。

    沈夜放松了自己一直紧绷着的身体,生怕自己会让对方觉得具有危险性。他的这一个举动让野人的动作跟着柔和下来,手腕上不再是让人骨头都被抓得生疼的力道。

    只是,这么一来,沈夜终于发现了有哪里不对劲——对方跟自己紧贴着的某个地方,似乎太过坚硬了点?

    

    

    嗯……

反正债主的要求就是肉……【要我告诉你们原本赌债要求只要200字以上么!!!【啰嗦和爱自动补完(参见树洞赌债)是病……得电


评论(15)
热度(55)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