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这坑爹的游戏!2

继续写在前面:

1、“狗血八点档电视剧角色扮演梦”中两人需要饰演的角色不同,因此会导致性格有偏差【木错,你们会看见OOC的初七和大胖,比如说邪魅七和咆哮胖……】

2、小黑屋什么的会有的,密码什么的也会有的,咱们来玩你猜我猜大家一起猜解谜小游戏吧么么哒~【喂

3、嗯,正常性格的胖和七,大家还是期待现实中的会面吧……


2

  

  舞池中五彩的灯光交错,男男女女像是剪影一般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姿势疯狂扭动纠缠在一起,嘈杂的音乐将心跳和肢体都鼓动起来,谁也不曾注意到在灯光几乎照耀不到角落的包厢中,有着一个失意人。

  这种“包厢”其实就是将角落那边的沙发做了简易的隔断,面对舞池设了个小推门。现在那扇画着后现代主义涂鸦的推门敞开着,“失意人”沈夜则眯着眼盯着自己面前茶几上的酒杯,伸出手抓了两次都没能准确判断出距离成功的将它拿起,酒杯像是泥鳅一般从面前滑走。他放弃的将手收了回来,盖在自己额头上,往后仰靠在沙发上。手背下的肌肤有些烫人,呼出的气息中带着酒精的味道,心脏仿佛在自己的耳边跳动着,鼓动的心跳声压过了外面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沈夜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喝醉过了。

  他一旦喝醉,整个人的画风就全变,几乎是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自从年少时被好友坑过一次,醉得差点被怂恿着跳脱衣舞之后,沈夜就苦练出了千杯不醉的好本事。按照常理来说,他绝对不可能会因为几杯中度鸡尾酒就醉了的。

  但是,现在该死的不能以常理来推断。

  

  之前在紫荆花学院,沈夜和“情敌”的第一次见面在NG重来之后顺利的完成。为了防止再次被判断为NG,避免从头再来一回,沈夜毫不手软的给了初七一拳,然后也成功的被离珠讨厌,放话自己喜欢谁也不会喜欢像沈夜这种自大的少爷。

  惹,这不就是电视剧最常见的欢喜冤家模式嘛!

  沈夜丝毫没有在意女主角的话,要知道,像这种故事的发展,都是一开始看不起麻雀女主的男主被对方吸引,然后讨厌男主的女主随着剧情的发展慢慢的感受到他的优点和对自己深切的爱意,最终麻雀嫁入豪门飞上枝头变凤凰。

  当然,在达成圆满结局之前会有无数的狗血事件点缀其中,各自飞醋和误会,以及充当炮灰的男配女配会充实空洞无味的剧情。现在,沈夜就是在扮演因为女主的话在酒吧酗酒的失意男主。

  提示板上的文字并非所有的台词和剧情都会显示出来,至少沈夜就只看到了关于自己借酒消愁的那一段剧情说明,至于那之后故事会如何发展,就没有进一步的提示了。

  沈夜靠在沙发上,太久没有尝到喝醉的滋味,让他很不适应这种坐着都感觉天地在旋转的眩晕感。

  “先生,需要帮忙吗?”一个声音传来,听到沈夜耳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罩着,又像是从距离甚远的地方响起。这一句话的意思沈夜觉得自己是明白的,可是传到脑中就压根没办法理解。

  他放下手去看,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人,穿着酒吧里面服务生的制服,一张脸白白净净的,只是嘴角那边破了点皮,又有些青紫。沈夜暗叹了一声可惜,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总觉得对方有些莫名的眼熟。

  提示板在这时候跳了出来,沈夜眯着眼睛去念上面的台词:“为、为什么她不喜欢我?那个,那个穷小子有什么好……”

  面前的服务生在沈夜念出这两句话时顿了一下,然而再次开口:“先生,您喝醉了。”

  “瞎说,我没醉!你是不是怕我没钱付账?”沈夜看着面前提示板上骤然放大的台词,一边念一边动作利索的从自己衣服内兜里掏出皮夹扔在茶几上。“拿去,再啰嗦少爷把酒吧买了,把你辞掉!”“啪”的一声,鼓胀的钱包中散落出十几张金卡,沈夜嘟囔着重复了最后一句,“把你辞掉。”

  “呵……”被威胁了要辞退他的服务生起身把小推门合上,按了锁,然后回到沈夜身边,两只手按在他头侧的沙发背上笑道:“沈少爷是要辞掉谁呢?”

  “嗯?”提示板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放大了的俊秀脸庞,那张带着伤的脸上两点红痣分外显眼,这让沈夜从被酒精熏得浑噩的脑中提取出对方的身份:“初七?”

  “沈少爷好眼力。”初七欺身上前,一条腿挤进了沈夜的膝盖之间。

  “怎么不拿鸡蛋敷一下呢?”沈夜伸出手摸了摸初七那青了一块的脸颊,很是惋惜他好好的一张脸上有了伤口,全然没有想起这是被自己揍出来的。

  小服务生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之前盛气凌人的少爷会说出这样的话。

  注意到对方嘴角也破了皮,沈夜的手指从青紫的淤痕,慢慢移到的初七的嘴唇上,沿着轮廓线慢慢地划过去:“这边也破了……”

  “作为伤害者,沈少爷不负责吗?”似是终于不堪骚扰,初七一口叼住他的手指,用牙齿轻轻的磨着沈夜的指节,眼神更是死死地盯着他,彷如觅食的动物一般……

  


评论(48)
热度(81)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