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亲亲我的僵尸爱人(十四)

  14

  

  “天哪,这僵尸居然一点都没僵化,肌肤还软软的,就跟活人一样……”一头褐发的青年围着“柒”大呼小叫,不时的在它身上这边捏捏,那边戳戳。“夷则,夷则,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这玩意?它身上居然还有阳气哎!”

  “这就是你说的能帮忙的朋友?”沈夜狐疑的打量着大呼小叫的青年,朝着夏夷则挑了挑眉。

  “咳咳,乐兄,你能先看下它是哪个门派的手笔吗?”夏夷则咳嗽了两声,将青年的注意力吸引过来,然后转而向着沈夜解释道:“这是在下好友乐无异,虽不是道门中人,不过博览群书,又对民间轶事知之甚多,不定能知道什么。”

  “哦~”沈夜应归应,对于夏夷则说的却不以为然——别以为对方身上妖气淡,自己就没发现这个叫乐无异的“青年”是个半妖。

  似是看出沈夜的质疑,夏夷则顿觉自己脸上有些发烫。身为降妖除魔的太华山弟子,夏夷则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历来是本着有杀错没放过的原则,凡是见到的妖物全都宰了的。直到后来意外结交乐无异,一开始纠结对方身上混杂的源于上一代的妖族血统,但看着对方能哭会笑行为举止和思维方式俱与常人无异,甚至还远比他们都热情友善,便怎么都下不了手。

  他当时告诉自己,乐无异身上有人类的血统,不算妖物。毕竟不管妖魔鬼怪有没有害人的心,它们本身就是异类,和人类在一起久了,多少都会影响到身边的人。鬼就不用说了,阴气太重,和它们处久了,轻者大病一场,重者一命呜呼,夏夷则遇到过丈夫客死他乡,因牵挂家中娇妻于是魂魄不散以鬼身回归,最后导致妻子身怀鬼胎,天理不容被降了神罚,连累他们一并魂飞魄散的。夏夷则并不认为人鬼之间应该再续前缘,阴阳两隔之后本就不该再有牵连,只是想到那个顶着佛光闯进寺院只求让所有罪责都归于自己放过妻儿,后来又因为妻儿惨死而狂性大发造了杀孽的怨鬼,就觉得心中不舒服。

  怨鬼被他制于剑下的嘶吼似乎还回响在耳边:“我妻子又有何错,为啥天道不惩戒我这个罪魁祸首,反而降罪于她?”

  夏夷则没法回答他,怨鬼丧妻失子,早就心存死志,又被夏夷则伤了元气,问完那些话就魂飞魄散了。

  人鬼殊途,可为何又要让阴阳可以交汇,人鬼能够再见呢?

  夏夷则心中的疑问一直存在,直到看到沈夜和“柒”。他们两“人”,让他想起了那个怨鬼,和他的妻子,于是隐约觉得自己心中一直挂着的心结,可以在他们身上得到解脱。

  

  “针封七窍,朱砂印身,如果我没猜错,可以用符咒操控它行动……”乐无异仔细的观察着“柒”,细心的从他身上发现了些蛛丝马迹,沈夜回想了一下跟风大他们对上时听到的话,给了乐无异肯定的答复。

  “这是河南掌尸门的手法!”乐无异下了定论,继而又皱起了眉头,“可是这灵气不散,宛如活人……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有哪家可以做到这一点。”

  “咳,这是我用灵力温养它的缘故。”沈夜开口解释。

  “这就难怪了!”乐无异了然的点头,“如果我没猜错,你是不是把自己的血沾到它身上去了?”

  “有何不妥?”想起自己在客栈被“柒”伤到那次,沈夜默认。

  “没,亏得你把血沾到了它身上,才能保有它的一丝意识。”乐无异顿了顿,张了几次嘴巴都合上了,似是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还有什么?”沈夜见不得他支支吾吾,索性问了一声。

  “我观它心口阳气未散,而且面相也非寿终正寝,你家的这位……恐怕是活生生被人制成了僵尸的。”

  

  

困_(:з」∠)_上次更新的留言明天再来回复好惹……

没人表扬一下每天六点半就得起床结果半夜还更新的LO主么

评论(24)
热度(45)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