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孵蛋奇缘(哨兵向导文)二十五

25


随着那股信息素一起过来的,还有精神力的刺探,厚重的精神波动被凝结在一起直刺过来。初七早就有所察觉,自然不会吃下这个暗亏,当下挡住这雷霆一击后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和来者不善的对方对峙起来。

“呵呵呵,这不是我们沈上校嘛!怎么才几日不见沈上校就多了个马前卒……”电梯里的那人踩着军队专用的马靴踏出电梯门,一路哐当哐当的朝着沈夜的方向走来。

沈夜三人原本是背对着电梯,初七站在沈夜的后方,转身面对电梯之后自然就挡在了他的前面。初七第一眼看到的是对方肩章上缀着的松枝叶和一颗星,心中不由一凛,再看到对方脸上那犹如被火燎后留下的黑色纹路,当即一个人的名字就跳了出来——砺罂。

初七在哨兵里是个纯粹的“宅”,除了锻炼、完成任务和隔三差五关注一下沈夜的动静外没有多余的消遣爱好,要不是平时在哨兵营旁边的人会谈论一些时事,简直是不知道今夕是何年。能够认出砺罂完全是因为有一次某个论坛上对沈夜的信息收集帖内提到他和对方不合,更恰好的是那个楼层还有放了一张照片,虽然拍得模糊,但那半张脸上火燎般的黑色痕迹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

初七当时秉持着沈夜的敌人就是自己敌人的想法将砺罂的相关资料都收集了一份,据说,砺罂身上的黑纹乃是一次行动中被人用不明药物喷射后导致的,从此之后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没法去除那些纹路。幸运的是砺罂的能力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增强了不少,从而在后来的几次重大事件中表现出色,获得了多次提升爬到现在的少将职位。而他和沈夜的结仇,则是源于其对向导的蔑视,认为哨兵不应该依赖于向导的情感梳理。

那个帖子里面多次提到砺罂在公开场合质疑沈夜一个未结合向导能否胜任安防部的工作,指出他应该转换部门……彼时沈夜刚刚空降安防部,还没让手下的人信服就遇到当众拆台的人,自然是直接跟他杠上了。亏得两人部门不同,职位相当,沈夜身为向导又享有不少国家特权,使得他们之间虽然小摩擦不断,却也没闹得太难看。

那个帖子中有不少私家爆料,只是相信的人不是很多,毕竟网上的东西就谁张嘴一说的事。

初七倒是认为那帖子里的内容有七分是真的,关于沈夜的消息他一向记得比较牢,见了砺罂后自然就把里面的内容从自己的脑海里翻了出来。

别的不说,两人交恶是一定的,再加上他居然已经成了少将,官大一级压死人,光凭着这点,初七就决定将砺罂列为重点防范目标。

“自然比不得砺少将喜欢事事亲力亲为,”沈夜仗着自己高了对方小半个头的优势瞥了眼他脚下的厚底靴子一眼,投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一段时日不见,少将不仅职位高了,人也挺拔了不少啊!”

都说得这么明显了,沈夜话里的意思砺罂自然不可能听不出来,他冷哼了一声没有接这个话题。想到面前的向导都比自己这个哨兵高了半个头,砺罂就觉得手心痒,牙齿也痒。

“砺少将贵人事忙,我也就不打搅了,初七,我们走。”沈夜不想跟对方多做纠缠,砺罂虽说比自己官大一级,但沈夜上头可还有沈父这位大将在,想要动他还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所以,沈夜并不畏惧砺罂,只是现在身边多了个初七,砺罂不敢对自己直接动手,可要对初七使点手段可是轻而易举的。

“呵呵……”砺罂没有阻拦,将视线从沈夜身边站着的初七身上一掠而过,若有所思起来。世人都以为他看不起沈夜的向导身份,但只有砺罂自己知道,他和沈夜交恶的原因,并非如此。沈夜的能力这么多年的事实证明下来已经没有人敢小看他,尽管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他不比哨兵差,甚至远胜于大多数的哨兵。

承认归承认,砺罂却没办法转为欣赏,原因很简单,无非就是“利益”二字。沈夜的空降原本就让他失去了一个安插棋子的机会,更别说后来几次三番破坏自己的好事。砺罂的运气很不错,不然也不会三十多岁就爬到将领级别,只是军队里面关系盘综复杂,升迁降职往往取决于权利的制衡。沈夜头上有个当上将的爹,砺罂的手也不敢伸得太开,虽说他们父子关系并不密切,可到底是一家人,不可能会真的坐视不理。

砺罂知道沈夜挺讨厌看到自己,本着不让对方好受的心态,他就专门往沈夜面前凑。这次也是有人专门传了消息上来,让他知道沈夜回来,特意下来的。

注意到沈夜小心防备着自己的样子,砺罂很满足,不过气完人,再思考一下他突然回来的事情,就有些蹊跷了。前一次任务沈夜受伤休养,然后申请去哨兵营担任教官的事情,砺罂是知道的。算算时间,远没有到营区比赛结束的时候,而且以他布置的耳目竟然没有打听到沈夜是因为什么被调回来的……莫非是事情出了什么变动?

原以为整个安防部已经被自己掌握了,原来还有不少事瞒着自己……

看着沈夜那在拐角处消失的背影,砺罂的眼神闪了闪,皱起了眉头。


_(:з」∠)_太久没写正经剧情惹,咱还是一笔带过那些啥阴谋诡计吧~

评论(25)
热度(46)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