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亲亲我的僵尸爱人(二)

脱马的好处就是可以用这个冒充更新【喂


    2

    沈夜其实并不是赶尸人,真要说起来,他学的更偏向于天师。

    沈家本是隐世门派中人,两百年多前整个部族为了躲避战乱集体迁居了某个小山谷中,所学法术也与现在世间的大部分流派不同,而从事赶尸行业左右也逃不脱一个“穷”字。

    避世可不像某位古人描写的桃源仙境那般美好,衣食住行虽说可以自给自足,但终究比不上外界钱物交换那么便利。而且迁居之时,大家携带的多是那些衣物细软和工具,金银等物在乱世甚至比不上一个窝窝头,自然没有几人会带上。谷中一开始断粮断药,长途迁徙之后病倒病死的族人不少,生存下来的族人生育能力不知道为何也不高。于是两百多年下来,到沈夜这一代,原本上千人的部族已经只剩下两百余人。

    沈家一直以来担任的便是族中祭司一职,沈夜和族长沧溟本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交情匪浅,两人商议之后一致觉得再按照以前祖宗定下的不可出谷的规矩只会让整个烈山部覆亡。族长和祭司都说要废除不可外出的禁令,族中其他的反对声音便响不起来。

    剩下的人纷纷收拾了细软后出了山谷,很快就适应了外界的生活,反而是沈夜等以前在族中高高在上的祭司和族长一时间竟找不到维持生活的活计。

    族人们已经纷纷四散,虽然留下的一些人愿意继续供奉沈夜沧溟等人,他们也不好意思接受,于是几个祭司加上族长毅然找了个小镇安置好后找起了活干。

    沧溟体弱,沈曦年幼,华月是女子,三人自然不便抛头露面,于是接了一些刺绣的活留在家中做事。瞳的腿小时候摔断没养好,便领着十二留在镇上教教书,拿拿束脩,这样下来勉强够维持几人的温饱。沈夜原本想用自己所学的法术去当个风水师,只是他年纪轻、报不出师承,又有一对分叉眉,也颇看不上外界之人,于是没有几个人敢请他相看。

    几番辗转之下,倒是发现了还有赶尸一途。

    落叶归根,因为各种原因客死他乡的人不少,而能够出得起钱请赶尸人的,所付的报酬自然不会低。只是并非所有的尸体赶尸人都会接,一些路程太远,或者死因不妥、八字有问题的,他们都是不接的。毕竟赶尸一怕起尸,二怕尸体腐坏,也就是半途入行的沈夜在不知行规的情况下将那几个棘手的尸体都接了。

    烈山部祭司上奉神明,下对族民,本就负责族内生老病死一干仪式,所学法术中更是有一个,可以维持尸体状态,使其身体不僵,操控其自己行走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沈夜送的几次尸,哪怕是距离太远时隔久,送达的也仿佛是新死的状态。这一来二去的,沈夜的名字就在赶尸界里出了名。

    后来凡是有问题的尸体,无不是找了他接手。沈夜也不怕,冲着钱多,来者不拒。

    只是夜路走多了总归要遇上鬼,他这次可算是阴沟里翻了船,没留意到屋顶破了个洞。

    沈夜右手微微一抖,将缠在自己手上的一条软索解开了。

    站在他面前的这具僵尸眼睛是灰色的,只是普通级别,解决起来也容易。沈夜有办法压制住对方,但起过尸的都需要尽早入土,然后做了法事散去他的执念才是最终解决之道。只是,自己方才翻遍了册子,也没能找到对方的信息,也不知道该将他送往何处,这点倒是成了问题。

    难不成自己还得把尸带上,回去原地打听到底应该把他送哪去?

    沈夜皱了皱眉,却见自己面前的僵尸抬了抬手,似乎要把手伸向自己眉间,他一抖软索,忙向对方出手。出乎沈夜的意料,这具起尸的僵尸没有任何反抗的打算,任由沈夜将自己捆了个结结实实。


评论(13)
热度(27)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