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孵蛋奇缘(哨兵向导文)二十

20


沈夜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自己的名字,但也就此知道了为什么瞳会说初七是自己的粉丝。

十多年前的事件,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只记得和救下的一车孩子以及司机一起被送到医院后没多久就被那个人安排着转了院,然后进了专门的向导学校。

“那个人”指的是沈夜的父亲,只是这对父子之间的感情并不和睦。

沈父是个典型的军人,眼中只有家国,长年累月不在家,和沈夜的关系本就不亲厚。而原本在沈曦之前,沈夜还应该有个弟弟,只是不幸没了。沈夜至今记得自己将怀孕五月不慎滑倒大失血的母亲送医后,看着亮起的手术中的显示牌一遍遍拨打沈父电话,得到的只有秘书硬邦邦的回应:“沈将军正在会议中,不方便接听/沈将军说有什么事等会议结束再说……”

沈母那次伤了元气,肚子里五个月大已经成型的孩子也没有保住,面对姗姗来迟的沈父,沈夜只是冷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之后没多久,沈夜觉醒了向导,因为家中负责照料看护的都是普通人,沈父又是一年到头难得见面,加上他刻意躲避和隐藏气息,居然就这么给瞒过了。

到了后来等沈夜知道自己父亲参加的是一次多国会议,作为主要发言人之一压根抽不开身更别提回国时,怨恨已经产生。再加上其他种种隔阂,任理由再充足也是平复不了沈夜对沈父的怨怼,降到冰点的父子关系自然无法升温回去。

再然后沈曦出世,沈母半年后撒手人寰,沈父越加将单位机构当成了家,沈夜则成了半个奶爸拉扯妹妹……到沈夜因为哨兵发狂事件见到他,两人已经有三年没有照面了。

这种兵荒马乱自顾不暇的时候,沈夜自然不会去注意一个孩子,尤其是他转院的时候对方还昏迷着。倒是后来怎么被他查到自己姓名,这一点还值得夸奖一下。


“阿夜,你现在有没有想说什么?”瞳一脸兴味的看着沈夜,托着下巴开始发问。

“咳,”无视好友想看好戏的表情,沈夜拎起了趴在自己膝盖上的小鳄龟道,“所以说,初七的精神体是因为早期被刺激后强行觉醒,所以停止了发育,直到我的精神体将其激活?”

“是这样没错!”瞳眼尖的注意到沈夜的耳朵尖红了那么两分,显然刚刚说的这一番话是想要岔开话题。

“那什么时候它能长大成型?总不会一直回不去吧?”鳄龟总是跟着自己也不是个事,沈夜虽说不讨厌它缠着自己,不过想想因此不能远离它的主人,就觉得有些烦躁。

“自然是可以回去的,只是还需要一段时间,精神体的能量吸收是个问题。”瞳不想顺着沈夜的话题下去,果断的转了一个弯,将它绕了回去:“阿夜,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们之间早在十多年前就建立了一种联系?或者是联结?”

“为什么这么说?”沈夜弹跳起来,有些惊惧的看着瞳。

“因为这样就可以解释你的精神体不声不响就可以闯进对方的精神世界,也能解释为什么你可以将初七的精神体孵化……”瞳越说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不可能,我没有对初七产生结合热。”沈夜的话掷地有声,显示出了他一贯的坚决风格。

“没有?”瞳推了推自己脸上架着的眼镜,加重语气再次强调了一下,“真的没有?”

被他这么一说,沈夜不由得心中犯了嘀咕。结合热一般都是向导和哨兵配对以后产生的一种感应,会对彼此产生强烈的需求——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通常两者的联结就是在索求彼此时完成的。

再想想昨天自己那啥啥的起因不就是因为被小鳄龟给压到了某些不能言说只能意会的部位么……难道,自己真的早在十多年前就跟初七建立联结了?

沈夜大惊失色,原以为自己是冷感,却原来早就被打了标记……

“送上门的缘分啊!”瞳的这一声感叹,成为了压倒沈夜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猛地起身,磨着牙就倒拎着鳄龟冲出了门,还没来得及关闭的房门外传来他怒喝的一声:“初七!”

见到沈夜怒气冲冲的离去,一直窝在茶水间的助手探了头,小声的问道:“瞳老师,沈长官真的早就被标记了吗?”显然,他躲茶水间的时候,外面说的话一字不落的都听清楚了。

“当然不是,”出乎十二的意料,瞳却是摇了摇头:“刚觉醒的哨兵哪有可能标记向导,只不过是初七对阿夜完全不设防,自然允许他的精神体随意进出精神世界。”

“那,那为什么沈长官……”

“哦,住在一起时间久了,自然会有好感。只不过本人不承认。”瞳最后下了个结论:“阿夜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好骗,不过我这也是帮他解决单身,道谢就不用了。”


每一篇初夜文中基本都有瞳大大的神助攻, 惹

评论(21)
热度(33)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