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基三,也爱大鸡丝~
撸叶修,撸花哥,更要撸鸡丝~

门与路之初七七的路

门与路

给丁丁的生日贺文么么哒~

严格按照作文800字要求~窝是守规矩的好孩子~


沈夜最近腰有点疼,不是很厉害,只是那种酸痛感像是针一般扎到深处,绞进血肉之中,让人很不爽利。也因为这样,沈夜最近走路的速度更加慢了几分,引得华月关切,瞳则投来若有所思的目光。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沈夜这么想着,不管是为了自己身为大祭司的尊严,还是为了自己的老腰着想,都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件事。

“初七,你今晚就留在大祭司殿外,不用跟我进来了。”沈夜将手背到自己身后,不着痕迹的揉了揉自己的腰,吩咐道。

“不,主人!”身穿短打劲装的下属行礼,“主人在哪里,属下就在哪里,这是属下对主人的承诺!而且主人最近似乎身有不适,还请让属下贴身服侍……”

“不、需、要……”沈夜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然后转身关门、闭窗,将初七锁在外面。

自己为什么会腰痛的原因不就是你么!

沈夜磨了磨牙,挥手打出两道灵力,将门窗都给封严实了。

这下总能睡个安稳觉了吧?他这么想着,倒头趴到了床上。尽管总觉得床上空了点,冷了点,不过腰可以免去一天遭罪……嗯,还是划得来的。

不过显然是高兴得太早,睡下没多久,沈夜被不知道哪里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给吵醒了,仔细辨别了一下,声源似乎是在……屋顶上?

没听说大祭司殿有闹老鼠啊?

沈夜眯着眼想着自己是把上面吵自己睡觉的东西打下来呢,还是打下来呢?

没等他动手,上面落下一道黑影来,正砸在沈夜的床上,将他吓了一跳——这老鼠似乎是有一人大啊?

黑影欺上前来,一边叫着主人你没事吧,一边扒着沈夜的衣服检查伤口。

“初七?”声音很熟悉,形态很熟悉,就连这么熟练脱自己衣服的姿势,还有游走在身上的手都是那么的熟悉。

“主人,属下没砸到你吧?”初七的声音很急切,他拆屋顶的时候估算错误,竟是直接落到了沈夜床上,也不知道有没有带下什么碎块打到沈夜。

“我不是让你留在外面吗?你怎么会从上面进来的?”

“关了门,闭了窗,属下还有其他路可以走,谁都不能阻拦属下跟随主人!”

“等等,我没事,你的手别往下……嗯~”

“不行,属下需要从头到脚都检查一遍……”

……

第二天,沈夜的腰更疼了。


评论(17)
热度(22)

© 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